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二十八章美人艳斗

  天色渐晚,街道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春节的气息,然而曾经无限风光的张卞泰此刻却独处家中落魄潦倒,借酒浇愁。三四个月过去了,他还是没能从阴影中出来,就连做梦也时常梦到桃子的音容笑貌,还有儿子的调皮捣蛋。炎帮目前的处境他不是不知道,只是实在无心处理,脑海里除了思念内疚再装不下其它东西。
  「咚咚咚!」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  「谁啊?」

  「顺丰快递。」

  「咋这么晚还有快递…还是个女的…」张卞泰喝得晕乎乎的也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对。

  门一开,只见是个很高大的女人,一身黑色皮装,头上戴着鸭舌帽,看不见长什么样,手中正捧着一个小包裹,「您好,这是您的快递,请签收。」

  这说话口音有点像外国人,凭着仅剩的一点清醒张卞泰没有伸手接包裹,而是稍稍俯下身要瞧这个女人的相貌。就在这时那女人突然一脚踹在张卞泰肚子上,巨大的脚力直接将他踹进了房中,随后「砰」地一声房门被关上,「张卞泰,还认得我吗?」

  「你…你是那个…」张卞泰看到了鸭舌帽下的庐山真面目,有些眼熟但始终记不起名字来,只知道很多年前在胡萍萍那里见过几面,个头高高的,是个混血儿。

  「看来你老了,记忆不好。我是胡萍萍的好朋友,莉莉。」

  「原来是你…来找我做什么?」

  「萍萍人呢?」

  「你问我?那我问谁去?老子的女人呢?!」张卞泰想起了那场动乱,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,拖着晃晃悠悠的身躯朝莉莉挥拳而去。

  「不自量力!」莉莉十分轻松地躲过这毫无威胁的攻击,再从脚下一拌便把张卞泰绊倒,尖头高跟的长靴踏在胸口一用力,喝问,「说不说?!」

  张卞泰被她这么用力一踩,顿觉气血上涌,十分难受,不禁吼道:「他妈的拿开你的臭脚,老子不知道!」

  「嘴硬?嗯?!」莉莉更加用力地踩下去。

  「哇!」张卞泰很干脆地呕出一口血。这脚的力道很大是一个因素,更多的是他成日地喝酒抽烟,身体状况早不如从前。

  「还不说吗?」

  「我…我真的不知道…」

  「很好!」莉莉挪开了脚,绕到张卞泰头顶坐下,一手撑地,一手揪起头发,健壮的长腿从他肩膀两侧伸出去,大腿则将中间的脖子不紧不松地夹住,「还不老实交代的话就让你体验一下窒息的滋味!」

  「交代你MB啊,老子都说了不知道!」张卞泰骂道,随即便有一股强大的夹力袭来,呼吸立时被切断,眼前发黑,头昏脑胀,窒息难当。他已经很久没有被夹过脖子了,自从桃子失踪以后就再没有过。两者不同的是桃子乃调情似的缠绞,温柔中带着残忍,让他能感受到痛并快乐着的极致享受;而这莉莉纯粹是要人命的节奏,两条大腿粗壮有力,使出的力量非常凶狠,再加上腿肌坚硬如铁,感觉自己的脖子压迫着两根电线杆,夹得颈骨都快要断裂了似的。

  「难受吧?只要你告诉我萍萍的下落,马上就能解脱。」莉莉猛力绞紧着,坚硬的股四头肌将张卞泰折磨得几近晕厥。

  「我…我真的……不…知道…」张卞泰觉得真是比窦娥还冤枉,窒息还有剧痛令他苦不堪言,没过多久便坚持不住抖动起了身体,眼前阵阵发黑,感觉快要昏死。莉莉见状松了腿力让他缓一缓,顺带又询问一次,还是没有得到答案,于是再次夹紧大腿。

  这招颈动脉绞经莉莉的壮腿施展出来后威力十分惊人,不仅完全阻断呼吸,更能令对方受着难以忍受的煎熬,因此她对自己的绞技很有自信,没有人能在高强度高密度的缠绞下不说实话的。就这样又过了二十秒,她再次询问:「说不说?」
  「你杀了我吧…」张卞泰实在不想再忍受这种比死还痛苦的过程了。

  「我不杀你,只是想得到想要的答案。既然你不肯说,那我就继续,直到你说为止。嘿!」莉莉说罢又夹紧双腿,同时臀瓣用力一收,释放出更恐怖的夹力。
  「啊啊啊!!!」张卞泰被这臀腿结合所产生的夹力夹得忍不住发出嘶哑的痛叫,曾经砍杀过多少人的双手如今却撼动不了坚硬的腿肌一分一毫,只能做着无助的挣扎。

  「我倒要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脖子硬!」莉莉给了一秒喘息的时间后又猛然夹紧,漫漫长夜有的是时间进行拷问。

  其实换作以前张卞泰是很享受这种被美腿紧紧缠绞而窒息的过程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次桃子使用了自创的臀夹,让他既感受到女人的强大以及生命的脆弱,又体会到失而复得的美妙享受。而经过了一场变故已然没了那种兴致,现在被莉莉那双充满肌肉的长腿狠命绞着,他脑子里心里全是痛苦与折磨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是十几分钟,也许是几十分钟,总之对张卞泰来说很漫长,他只知道自己的脖子在那双壮腿中被肆意蹂躏得像快被用完的牙膏——不仅仅是呼吸不到一点空气,就连颈骨本身都快要断裂了!

  「还是不说吗?这样的痛苦还很长呢!」莉莉冷声警告,同时心中也在疑问:莫非他真的不知道萍萍的下落?不然就是太硬气了,总之再等等看吧。想到这,她又用大腿控制了这个男人的呼吸。

  此时张卞泰的脸色早已被压迫成猪肝色,口舌麻痹,眼冒金星,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事到如今他放弃了不再反抗,静静等待对方将自己绞死。如果可以选择,他倒希望能在桃子的腿下长眠,临死前向她道歉忏悔。遗憾就是桃子生死不明,也没能见到最后一面。

  ……

  「小扬扬,姐姐很伤心呢…」桃子支着下巴,翘着二郎腿,美足下是跪着「赔罪」的张扬。她刚刚冲完澡,室内温暖宜人,故只将一条浴巾围在那白嫩娇躯上,酥胸半露,翘臀隐现,两条美腿晶莹透亮,倘若叫男人见着定流下两行鼻血。

  「不是的,女王姐姐,是因为…」张扬的话被伸过来的美足打断,便心领神会地一边舔一边继续说道,「是因为我想知道他妹妹的名字,所以…」

  「所以就说了违心话?」桃子笑眯眯地问道。

  「嗯…女王姐姐的脚好香,比暖月姐姐的还要香,扬扬最喜欢舔女王姐姐的美足了。」为了不受惩罚,张扬立刻拍起马屁。如今的他说这些奉承话来也算是手到擒来了。

  「嘻嘻,这小家伙是喜欢上惜月小妹妹了吧?」一旁的张倩妮笑道,同样只有一条浴巾裹着曼妙身躯,正为自己的修长玉腿擦着乳液。

  「小扬扬,单相思可是很痛苦的喔!」桃子「好意」提醒道,美腿一勾将张扬引入胯中微微缠紧,「况且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吴家二小姐,又怎么会看上你这傻小子呢?还是老老实实乖乖地当姐姐的小玩物吧~ 」

  看着桃子面色潮红发出阵阵娇吟,张倩妮便鼓起嘴巴用略带埋怨的口气说道:「桃子姐真是个淫娃,天天如此还嫌不够!」

  桃子媚眼如丝地瞪了一眼,娇笑道:「你不服气啊?我看你就是个性冷淡,要不就是石女,从来没跟男人做过吧。」

  张倩妮鼻子一哼,说:「我才不要让那些臭男人碰呢。哼,你做过又怎么样?还不是被人家抛弃了。」

  桃子听了这话眼神即刻变了,冷冰冰地问道:「你说什么?」

  「你没听见啊?我说你被男人甩啦!干嘛,想跟我打啊?杀了你喔!」
  「打就打,我才要杀了你呢!」

  转眼间这对好姐妹仿佛成了仇家,各自在不甚宽敞的房内摆开架势准备「拼命」。张扬马上在旁劝道:「两位姐姐有话好好说,不要打架。」

  「闭嘴!不然杀了你!」两个美女同时对他喝道,完了又互相瞪眼,「不要学我!」

  「倩倩,等下被我打死了可不要后悔!」

  「呵呵,桃子姐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?也不想想是谁教你的!」

  「那就等着瞧!」

  「来啊,我都等不及了。」

  「嘭!」两人同时高高踢出右腿碰撞在一起,随后便如此进行几十回合,每一次对招都是硬碰硬,并不约而同使出了真本事,打得真真是你来我往难解难分。不过桃子纵然与张倩妮实力相当,但输在经验不足,便渐渐地有些落了下风。而张倩妮的攻势越发迅猛凌厉,一双修长美腿接连使出前踢横踢挂踢甚至膝顶,令桃子只能一味防守,颇有节节败退之势。

  「怎么样,桃子姐~ 快向我进攻啊~ 」张倩妮挑衅间又踢出一记旋身摆腿直取桃子面部。

  「死倩倩!你要破我相吗?!」桃子连忙双臂交叉挡格,不料这记摆腿力道极大,虽堪堪挡下却因强大的冲击不得不向后翻个跟头来卸除气劲。

  张倩妮不答话,冲上去便要使出下劈,一条白皙长腿高高举起对准了桃子的头部,这又是一着杀招,若是被劈中不死也变白痴。千钧之际桃子瞅准张倩妮支撑地面的那条腿,双脚化剪夹紧其脚踝再用力一甩,致使张倩妮重心不稳摔倒在地。贴身缠斗是桃子的强项,她迅速抓住张倩妮的左臂往回拉,紧接着张开两条美腿夹过去——「不好!」张倩妮心下一惊,要是被施展出三角绞来,九成九要完蛋的,于是连忙抬起右臂奋力抵御着桃子的右腿。与此同时她明白手臂是敌不过大腿力量的,便也抬起腿来勾住桃子的脖颈。

  一时间两个美女互相缠绕在一起,各自都用美腿紧紧夹着对方——桃子稍微占了上风,既然完成不了三角绞的动作,双手仍死死擒着胳膊,尽力伸直双腿将脚腕牢牢勾住,银牙暗咬,强劲的腿部力量即刻爆发出来,瞬间破解了张倩妮的防御。不过她也不好受,自己的脖子上也缠着一条长腿,咽喉正好被紧紧卡在腿弯里,呼吸窘迫十分痛苦。

  「投降吧,倩倩?否则我会夹死你的!」

  「你才是要投降的人,我折断你的脖子喔!」

  「倩倩,不要逼我啊。」

  「彼此彼此。」

  两个美女都被彼此夹得秀脸通红,身上的浴巾早已在不知不觉之中脱落,露出诱人的胴体,那场景看起来香艳极了。一言不合导致反目成仇的例子实际上是举不胜举,许多兄弟姐妹便是从此成了路人,但这对姐妹却又不像那么一回事,好像是有意要比拼一番,看似下手极重又把握恰当,不然早就出人命了——比如张倩妮被活活夹死,或者桃子被生生折断了脖子。

  「你快不行了吧,倩倩?我可还没用全力呢。」

  「你才不行了呢,脖子很痛苦吧?我才用了一半力气。」

  「哼,我才用了4成力气。」

  「我用了3成。」

  「我用了2成。」

  「我就没用力。」

  ……

  实际上这场比试的结果也差不多有了分晓,最后两人突然同时笑了起来,于是同时松开彼此,香汗淋漓地躺在地上大口喘气。

  「啊~ 好爽!好久没这么痛快地打一场了。」张倩妮满脸惬意地说道。
  「还说呢,你看把我脖子弄的,都红了一大片!」桃子丢过一个白眼。
  「桃子姐也好狠,我的脖子还疼着呢…你真想夹死我呀?」张倩妮俏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  「那怎么可能…不过说真的,倩倩你以后别再说那么过分的话,我是真生气了。」桃子一本正经地说道,这次要是换作别人,肯定已经死在她腿下了。
  「嘿嘿,我不那么说,你会跟我打吗?」张倩妮得意地笑道。

  「好啊你!原来你是故意要激怒我的!不可饶恕!」桃子「怒不可赦」地又张开双腿夹过去。

  「Ohyeah!第二场开始喽!」张倩妮就地一翻躲过那夺命剪刀腿。
  「这次我非夹死你不可!」

  「来呀来呀!」

  看来又一场艳斗开始了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